指甲首长儿婚宴奢华‧民联促反贪会调查

  • 作者:
  • 时间:2020-07-11
指甲首长儿婚宴奢华‧民联促反贪会调查(马六甲5日讯)甲州民联针对首长儿子婚宴奢华开销事件向反贪污委员会报案,要求反贪会立即展开调查。公正党甲州主席三苏伊斯干达指首长公器私用,儿子婚礼动用甲州发展机构及政府部门负责筹划;行动党甲州主席吴良山指首长应该向人民道歉;伊斯兰党甲州署理主席卡玛鲁丁指或展开抗议,要求首长及甲州发展机构向人民作出解释。週四早上11时左右,民联各党要抵达反贪委员会大厦外,现场亦有警员驻守观察。民联领袖代表在保安亭外向记者发表谈话后,就进入反贪污委员会报案,不过保安员不准许记者尾随。三苏说,该党掌握甲州发展机构在会议上的记录,包括各部门及地方政府在婚礼上的物流分配工作,此举已充份显示一个服务人民的机构却被滥用为首长儿子婚礼的服务。指婚礼耗费60万“由政府部门来做準备工作,首长却无需买单。"他指出,首长儿子婚礼耗费60万令吉,这些花费与首长的能力不符。行动党甲州主席吴良山说,首长儿子的奢华婚礼充份的证明,国阵为己利滥权的作风。“人民是税纳者,我们为各政府部门纳税,我们交出的奉献,应该用来提昇基设以利人民,而非作为首长的己利,首长必需给人民道歉。"吴良山指出,国阵峇章选区协调委员会主席拿督沙亚上议员甚至在神庙上的公开场合,广邀人民出席首长儿子的婚礼,以示支持,让场面更壮观,但事实上,这场却造成了人民的亏损,首长有必要道歉。伊斯兰党甲州署理主席卡玛鲁丁说,反贪污委员会之前已多次“救"回首长,这一次或许将重演,不过该党还是希望反贪污委员会展开调查。“我们或展开抗议,促首长及州发展机构解释及辞职。"他说,首长在为儿子婚礼製造纪录的同时,却典当了人民的利益。“人民生活在困苦中,首长没有给予同情,却进行了奢华的婚礼,这是歧视人民的行为。"一同前往报案的有行动党峇章区州议员林敬贤、爱极乐区州议员邱培栋、公青团中委林秀凌、公正党甲州副宣传主任林祥和等。甘榜模式餐价每人10元甲首长否认儿婚礼花130万甲州首席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澄清,他日前为儿子张罗的婚礼是以“甘榜婚礼"模式进行,并安排每人10令吉的黄姜香油饭(Nasi Briyani)自由餐,由于共準备6万人份,因此一共花费60万令吉。他说,民联领袖指婚礼花费130万令吉是不正确的,因为一个人的餐价是10令吉,并非100令吉。“民联所谓的100令吉餐价是鱼翅大餐吧?相信民联领袖已习惯出席酒店婚礼,忘了甘榜婚礼。"準备6万人份他週三晚在甘榜万拉加峇忠王宫晚宴上致词时,针对民联领袖质疑他儿子的婚礼费用报公账一事回应,他自小出席过无数场婚礼,到了今年63岁才终于等到孩子举办婚礼,若有十几万名来宾要到场恭贺,他当然不可能拒绝。“大家质疑婚礼的费用怎幺来,当然是用宾客的贺仪周转,难道我负担不来吗?"他说,出席婚礼的宾客给的贺仪数额不同,有1令吉、5令吉、10令吉,也有50令吉、100令吉及200令吉,加减凑合后就能应付婚礼的开销,民联领袖何必大惊小怪。“就像大家出席神庙晚宴一样,也是要花钱购买餐券的,难道是吃免费的吗?"他披露,一些饮料和食品是厂商免费报效,除了充作贺礼,也可达到宣传效果,费用并非由他支付。“身为甲州首长,我为儿子举行婚礼时不分政党,我有邀请行动党州议员出席,但受邀的议员没有一个到场。"“办婚礼是喜事民联应有风度"马六甲州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週四下午巡视武吉波浪多媒体大学附近的空地,以考量兴建美食档口时说,为儿子张罗婚礼是喜事,民联领袖应该持有风度,不要因此心生妒忌。他说,无论谁询问他,他都会给予同样的答案,希望民联领袖能够大方点,若民联领袖因此向反贪污委员会举报他,他反建议民联领袖不妨也公布孩子婚礼的账目。“根据大马记录,当天从早上9点至晚上6点,共有13万人出席婚宴,比我预算的6万人多出一倍。我的国会选区里有9万人,我预算6万人来,所以共委任了30个承包商,每人负责2000人份的餐食,共準备6万人份的餐宴。"他称,他委任马六甲州发展机构总经理拿督尤索夫张罗婚礼事宜,包括租借帐篷共宴席场地之用,但他还没收到有关帐篷的账单,因此不清楚花费总额。“待收到账单,我自然会付钱。"‧2012.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