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对策的盲点 晚婚和不婚

  • 作者:
  • 时间:2020-07-07
针对台湾的少子化对策,今年八月一日,行政院宣布再度加码补助育儿津贴,包括扩大对幼托的补助。支持者固然给予正面肯定,反对者批评政府为了选举开支票、乱撒钱,也有学者认为现行的育儿补助和津贴太少,只是杯水车薪,远远不足以解决少子化的挑战。
  二次大战以后,全世界各个发达国家都面临共同的问题,那就是人口老化。随着科学的进步、经济的提昇和医疗的发展,人类的平均寿命遂大幅的增加。人口老化的现象,不光光是由于人类活得比较久,更根本的原因是,出生的比较少。人们追求长寿都来不及了,当然不可能去限制人类的寿命,所以人口老化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少子化。世界各已开发国家,或多或少皆面临人口老化的挑战和威胁,因为人口老化对于一个国家社会的生存发展,影响鉅大而且深远。世界上平均寿命最长的国家日本,对于人口老化的体会最深,所以在日本的内阁当中设立了一个其他国家所没有的「少子化对策大臣」。
  许多专家都提到,人口老化其实是重大的国安问题。而这个国安问题并不只是短暂的应付国安危机,而是对整个国家长期生存发展,提出长久的策略。面对人口老化,绝不仅仅是那一个政府官员在媒体倡言,危言耸听;或是政治首长宣布又提高了多少补助而已这幺简单。衡诸各已开发国家的人口政策,其实各国政府对于应付人口老化这个无可避免的趋势,都投注了很多的经费和资源,然而面对人口老化,我们往往花了极大的力气,但是可能仅有少少的改善,因为人口老化是整个国家社会进步发展又很难扭曲的趋势。
  解决人口老化问题关键在于解决少子化,而目前对付少子化的对策,则着重于提供生育奖金、提高育儿津贴和托幼补助等等。之前郭台铭先生提出「六岁以前,小孩完全由国家养」政见,姑不论这种政策的落实,是否国家财政得以负担,这样「诱惑人心」的口号,其实应该可以打动一部分年轻夫妻的心。
  那幺目前对应付少子化的对策,有没有什幺政策上的盲点呢?其实是有的,那就是现行的政策对于晚婚和不婚的对策相对不足。从生理学上而言,女性可以怀孕的年龄,随着年龄一年一年的增加,受孕的机率就一年一年下降。二十五岁到三十岁的女性,有正常的性生活又没有採取避孕的措施,大约有三○%的怀孕机率。当年纪到了三十岁到三十五岁,机率会降到二○%。可是年纪到三十七岁到三十九岁的女性,受孕机率就只剩一五%了。
  目前台湾地区已婚妇女不孕的比例高达一○%到一五%,而不孕的最根本原因,其实就是晚婚。一些着名单身的女明星,不愿意太早结婚而影响她们的演艺事业,甚至先请医师动手机术取出她的卵子,先存在冷冻银行,等到日后结婚了,再把卵子取出来人工受孕。可见目前晚婚和不婚的现象,是有多幺的盛行。现代女性希望受更高的教育,希望有更高的收入,更希望不要太早被婚姻所束缚,这其实是已发展中国家必然的趋势,所以晚婚和不婚就越来越盛行了,而这正是人口少子化,最根本的原因。报章媒体常说少子化是因为目前台湾的经济不好,所以养不起孩子。其实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以前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辈,他们的经济条件比我们现在更差,但是他们却生育了那幺多的下一代。
  台北荣总高龄医学中心主任陈亮恭医师九月十二日在联合报的撰文:「华人社会文化中,生育与婚姻两者紧密连结,二○一八年我国共有十三万五千余对新婚夫妻,创近十年来新低,当年度新生儿中共有七、一二二位非婚生子女,占当年度新生儿的百分之四,这数字与日韩相仿,显见亚洲文化将婚姻与生育连结的共识。OECD中的欧美国家非婚生子女比例达百分之四十,此差距是肇因社会文化及家庭价值差异,不仅没有对错,也无法学习,更非诉求仿效欧美高非婚生子女比例提升生育率,只是在东方社会文化价值下,亚洲国家更须开创独有策略解决。」
  所以对付少子化政策的盲点,就是要去扭转晚婚和不婚,而这可能是最困难的部分,远远比提高生育奖金、育儿津贴更为困难。让我们更进一步的思考,生育子女,传统上必须先有结婚这个门槛。那若是没有结婚,譬如说意外怀孕或是同居而未结婚就生育子女,因为社会文化价值的取向,以前的政府政策加以限制,甚至是不提供任何补助或津贴。现在的政策比较开明进步,只要有生育这个事实,现行政策就会补助。然而,除了现行对于生育和育儿的补助,我们可不可以更进一步来思索,针对不婚和晚婚的趋势,发展真正适合我们台湾社会「少子化」的有效对策。改变人心观念,接纳非婚生育子女,避免堕胎;鼓励适婚男女结婚,降低结婚成本,避免晚婚或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