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生活,我们的争执偶尔不论对错,只讲情义

  • 作者:
  • 时间:2020-07-02

想起先生那二次的提出离婚,我仍非常在意,我在意的是他轻易放弃的心态,后来才想到他说出口背后的动机,其实是累积已久的不满。而我从没讲过离婚二字,不代表我就比他重视这段婚姻。

文|小羊贝贝

「老婆,新年快乐!我今年的家庭目标有达成耶,我们二个今年的大吵只有二次,我年初的愿望是不超过三次,结果成功了耶!」2019 年的第一个晚餐,先生用便当向我举盒庆贺。

「哦?才二次吗?那上次你对着我和孩子大吼,那次算吗?那时我们还在吹冷气,所以应该是十月中旬以前的事,那次应该算吧?我们才大吵二次而已吗?」我开始精明了起来,直觉今年绝对超过三次大吵。

「那次还好而已啦,真的哦,只有二次,我们进步了,嘿嘿!」另一半说得笃定,再配上那又蠢又得意的笑容,真心不骗的诚恳。我该识趣,再去回想毫无意义,随着他痴呆的笑,我也相信了,我们今年竟然只有二次大吵!那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 KPI 大跃进。

不过,吃完晚餐后,我还是忍不住开始回想了,我们今年到底吵过几次架?

家事如何分配、假日谁可以睡到自然醒、家用谁应该出多少钱、除夕夜团圆饭后谁该去洗碗⋯⋯在孩子面前,二人意见相左时,该听谁的?还有很多次在先生火山爆发前我的紧急灭火,才得已安全度过的无数次惊险时刻。这些加起来都有将近十次了吧,怎幺会只有二次?那「他」的那二次是哪二次?

应该是他有说出「离婚」二字的吧!这样回想起,好像就只有二次⋯⋯。但我想不太起来是哪件事,十之八九不外乎是家事、家用、孩子,这些永远吵不出朵花的柴米油盐吧,我记得的大吵,应该有个五、六次,但具体到底是什幺事情呢,我的记忆也变得非常模糊。

不过,随口就说出「离婚」二字,真的是很不负责任的态度呀。我若向人诉说,几乎大家会都偏坦我这边吧,哪个负责任的男人会因为一吵架就提出离婚,而且当时他的态度都非常强硬,得理不饶人的。真要命,想到这里,我突然又火大了起来。他凭什幺提离婚。

对了,他那次好像说:「我不觉得妳和我有在同一条船上,我们的心很远。」我当时听到就觉得:「如果我不是和你在同一条船上,那我洗衣、拖地、打扫、带孩子,做这些是为了谁?还敢说我没有跟你同心同德。到底还想要我怎样啊?」我的记忆拼图开始动了起来。

他又说:「这些打扫根本不是最重要的,我只想要你有『和我在一起』的感觉。」

婚后生活,我们的争执偶尔不论对错,只讲情义
图片|日剧《伪装夫妇》

对了!没错就是这个!他似乎很常向我「讨」情感上的慰藉,比如说:「妳抱我一下嘛、妳跟我说声加油好吗⋯⋯。」在二人相处上,我很像个男人,一个不轻言说爱的男人,而先生就显得女性了些。现在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没怎幺称讚过我「房子打扫很乾净」这件事,倒是当我偶尔给他鼓励或安慰的拥抱时,他才真的很认真地跟我说过:「谢谢老婆」。

是啊!男人大部分是看不见柜子上的灰尘、地板的小纸屑、凌乱的玩具,他们是看不见的,所以说,当房子变得整洁乾净时,他们当然也看不出差异。而他进门,第一眼只会看到那瘫在沙发上最大的型体——我,还有我的那张脸;累得面无表情的脸、或是充满怨气的脸,现在想想,这种脸就算放在一个窗明几净的客厅里,是我,都不想回家看到的吧。

我们对婚姻的想像并不一样,我喜欢先有整洁乾净的房子,看一切才会顺眼,才能有心情去经营关係。而先生却觉得整理房子,不如整理心情来得重要,就算在饭桌上吃得杯盘狼藉,只要笑得开心那便是幸福,餐后再收就好。但我却会因为掉在地上的菜渣饭粒而心烦,无法静心吃饭,边吃饭的同时,边拿抹布擦乾净,搞得他紧张。

其实,他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就是喜欢乾乾净净的用餐。没有对错,但我们同住一起,就有对立。

其实也不能怎幺办,若是还想要这段关係,就要配合妥协,这样讲起来,婚姻的确满辛苦的。因为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彼此要配合的事情,往往不减反增。

我应该「抓重点」,给他真正想要的就好。这些拉拉杂杂的事情做了一大堆,根本就是我自己受不了髒乱,是我,最在乎环境的清洁,而在他心中理想的婚姻生活里,「清洁」却根本排序不上。

想起先生那二次的提出离婚,我仍非常在意,我在意的是他轻易放弃的心态,后来才想到他说出口背后的动机,其实是累积已久的不满。而我从没讲过离婚二字,不代表我就比他重视这段婚姻,其实我知道,我有时刻意忽视他的需求,并把婚姻弄成我想要的样子,逼他一起配合。

结婚三年,还是有很多根深蒂固的价值观,无法互相认同。觉得婚姻辛苦,有时是因为我们太在意自己是对的,而理直气壮,但这些往往很伤感情。后来,因为大家还想维持这个婚姻,慢慢会转变为即使不认同,但不代表我不会「为了你而去做」。那些「妥协配合」变得比较像「情义相挺」的感觉,你挺我,我挺你,像哥儿们间的义气,不问对错,只讲情义。

这也难怪,我依旧想不起那五、六次大吵的具体事项?因为后来的我们,就在「意义是三小,我只知道义气」这些琐碎中,日子开始有了变化。

非常老套,但一家安好,便是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