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线上:不信公理唤不回

  • 作者:
  • 时间:2020-05-22
不信公理唤不回记者:文/max、lulu整理 2011-08-26

8月20号的下午,一场由网路串连的游行在凯达格兰大道正式展开。这次抗议的诉求不是政党所举办的造势活动,而是网友们质疑政府为何ETC一案非远通不行?

汽车线上:不信公理唤不回

由于远通推行ETC以来一直无法达到合约上的使用率,依合约必须得每天处以50万元的罚款。但我们的政府却以为了达成民国102年电子计费的目标,加上远通推出的eTag建置成本已经超过罚款金额,因此暂不罚款,待最后仍无法提高使用率后再回溯这些罚款。

交通部认为以前大家抱怨车上机要钱,现在eTag不用钱了,大家应该会接受这样的方案才是。但如同前几天内政部认为民国100年结婚率创新高,因此101年的生育率也会提升,被媒体痛骂:笨蛋,问题在社经。我在这里借用一下同业的标题骂一下交通部,笨蛋!问题在态度。

基本上绝大数用路人并不反对电子计费,使用者付费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过当初竞标厂商中已经有业者提出RFID技术,但最后是以车速限制较多,装设技术难度较低的远通红外线得标。当初政府说这红外线技术有多好又多好,但为何新的eTag又要改回RFID?

更有许多人不愿装设远通车上机的理由是徐老闆说了:嫌贵就不要装这样的话语。的确,自由市场机制消费者认为不合理的确可以不要买。所以这次的游行还有一个标语送还给徐老闆叫:远通嫌赔钱就不要玩!

我要吐槽一下交通部,新闻稿的撰写人实在功力不太够。交通部新闻稿指出,由于远通投入改善的金额超过10亿,超过罚款数倍。也在新闻稿替远通澄清即便装机率提升至9成,远通额外增加之委办费收入仅约1.7亿元。

注意看喔,是增加1.7亿喔!我们替远通好好按一下计算机。依照国工局总工程司吕介斌在7月6号接受媒体的採访表示,每天单向行经泰山收费站的车流量约十一万五千辆次,也就是说一天经过泰山收费站的车次约为23万次。九成的装机率就是20万七千次,算20万就好。

但远通每个车次可收取3.4元的代办费,也就是说光泰山收费站每年远通可以收取的代办费为200000(车次)X3.4(元)X365天=2亿4千8百万。而全台湾共有23个收费站,当然每个收费站没有泰山收费站的交流量是事实,但怎幺算都不觉得远通不如交通部所言佛心来着。

公务员最基本中心思想就是依法行政,试问交通部何以有权限暂不对远通罚款?如此一来往后一般百姓被告发非法改装是否也可以用我修正原貌的经费大于罚款,所以你先不开单,等我最后还是没有改正再来回溯罚款?如果对一般小老百姓不行,何以对财团大开方便之门?

再者有网友经过泰山收费站时收到收费员塞的一张宣传单,内容是只希望用路人多用ETC。公务员有明文规定不得在外兼差,请问拿预算来自纳税人的高公局为何要替民营且独佔的远通ETC宣传?再者,一般道路遇到发传单或是卖玉兰花的民众会被交通警察告发违反道路使用条例,那在路上发传单不行,车速更快的公速公路去却可以,交通部的逻辑真是匪夷所思。

在投资股票或基金时,业者会在文宣上注明投资具有一定风险,无法保证盈亏,消费者必须审慎投资。百姓投资输赢自负,财团投资就一定只能赚不能赔,这又那们子道理?交通部说为了顾及已经装机的4成民众,所以还是要继续至支持远通的ETC。过去我们知道少数服从多数,多数要尊重少数。但先在却变成为了这4成民众政府却要其他6成民众配合装机。法律出身总统,您认为这样的逻辑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