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 作者:
  • 时间:2020-06-18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横亘在南北韩之间的非武装地带是一片海,受冷战浪潮拍打的海上有一座桥。这座桥舖上了道路与铁路,人们往来,物资流通,桥樑也跟着拓宽,曾经处于敌对的海,变身为合作的空间。不过在南北韩关係中,晴朗平和的日子并不多,大部份的时候是风雨交加、打雷闪电,交流中断而桥樑消失,最后非武装地带又再变回了海。韩国人被无法跨越的海包围,住在不是岛的岛里面。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桥为什幺消失?有人认为这是北韩单方面切断关係的结果。不过所谓的关係,向来都是由互动所产生,非单方面造成的。南北韩之外的第三者,也不可能把桥当做礼物送给韩国人,韩国人必须靠自己的力量把桥架起来。只要跨过非武装地带的这片海,北韩就成为更大的一座桥,让韩国与欧亚大陆接轨。

韩战过后,连接南北韩的桥断开又重启,之后再度突然消失。战争结束已经过了六十四年,南北韩关係却仍在战争与和平间、在误解与理解间、在过去与未来间迷惘徘徊。南北韩关係一直走走停停,总是步履蹒跚。南北韩两国该走的路还很长,但却风雨交加。回首来时路,也应当同时展望未来该前进的路。想起消失的桥,于是写下了这本书。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本书试图从三个视角切入,解读南北韩关係,这三个视角分别是:非被动跟随北韩、而是由南韩主导的「主动性视角」;同时切入东北亚区域秩序及南北韩关係的「整体性视角」;以及从南北韩关係史中寻找智慧的「历史性视角」。

先行动吧:主动性取径

二○一六年五月北韩召开第七届党代表大会。在大会召开前一天,某位专家在电视上预测北韩将发射长程导弹,为了要维持内部的团结,北韩这幺做是有必要的。不过长程导弹并非政治礼砲,它还必须完成技术上的準备后才能发射。虽然北韩的核子试爆或长程导弹发射,都是北韩在国内为了政治操作所为,但是仅从这个角度说明并不够。我们在分析北韩核子试爆及长程导弹问题时,必须特别注意这一点。大部份的韩国舆论都报导「球在北韩那一边」,不过南北韩关係的发展,果真是「北韩说对峙就对峙、说对话就对话」吗?

只观察北韩,这种视角是一种被动性的分析;反过来如果是以积极解决问题的视角切入,就是主动性的分析。被动性分析常见于南北韩关係恶化的时期,主动性分析则是出现于南北韩关係改善的时期。一九七二年的《七.四南北共同宣言》发表,是从前一年朴正熙政府提议举行红十字会会谈而开始启动;一九九一至一九九二年签订的《南北基本协议书》,也是始自于卢泰愚的北方政策。二○○○年及二○○七年的两次高峰会谈,同样是由南韩先营造出气氛说服北韩,而非由北韩先行提议。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若是无法主导双方关係,就会被情势牵着走。採用被动性视角分析的结果,经常都是南北韩关係恶化。若採用被动性分析,就会主张要对北韩施压,直到北韩态度改变为止,这代表只能在杮子树下等待杮子掉落,问题是在杮子还没掉落之前,南韩政权通常已经轮替。如果只是等待,就会无事可做,什幺都改变不了。有人开始提被动性分析的那段期间,一定不会缺席的老生常谈就是「北韩崩溃论」。一九九四年北韩的金日成主席死亡时,某位专家就预测「最快三日,最慢三年」内,北韩将会垮台,金泳三政府也向北韩崩溃论倾斜。美国柯林顿政府出访进行弔唁外交时,金泳三政府採取国安规格对应,就是因为「崩溃论」发挥了作用。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南北韩关係是互动的结果。无论是对话还是对峙,都需要对方呼应,并不是南韩希望和北韩对话,双方就能够对话。反过来说,即使北韩有所挑衅,南韩还是可以藉由不同的对应,来阻止争端扩大。正如同一个巴掌拍不响,对话和对峙也不会突然间形成,所以为了理解双方关係,必须要掌握长久的背景脉络才行。

北韩的对南政策在冷战时期带有攻势,但是到了后冷战时期却开始转为守势。在危机状况下北韩能选择的手段有限,对应的方式也相对单纯。

从这个观点来看,一九九○年代以后的北韩对南政策已经不再是「变数」,而是接近「常数」。南北韩关係会随着南韩所选择的对北政策,或后退或前进。如果是採用主动性分析的观点去看南北韩关係史,就会看到完全不同的事实。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对北政策的目标并非要批评北韩,而是要解决韩半岛的问题。虽然韩战结束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分裂的伤痕一再复发,一直没有痊癒。问题複杂时,解决的方法会变得困难;时间久的老问题,解决过程当然也会拉长。在风雨交加的南北韩关係中,我们必须从悲观的海里找寻乐观的窄门,而主动性分析就是一个起始点。本书将呈现南北韩关係中,被动性分析与主动性分析一路交错的命运。为了解决问题,不能只是採取「北韩行动、南韩接招」的被动性分析,还需要採取「南韩行动引导北韩接招」的主动性分析。

看得更宽广:整体性取径

在卢武铉政府时期,我曾经以统一部部长的辅佐官身份拜访中国。当时媒体正在密集报导中国不希望韩半岛统一。在一次轻鬆的晚宴场合上,韩方人士问中国的高层:「中国支持韩半岛统一吗?」,结果对方笑着回答:「如果符合中国的利益,就支持;如果与中国的利益有冲突,就反对。」给了一个四两拨千金的答案。

周边国家会依照自身的利害关係决定韩半岛政策。关于到底是支持或反对韩半岛统一,以及到底希望南北韩关係改善或紧张,向来都是取决于自身的利益。追求国家利益一直是外交的中心思维,也是国际政治的出发点,南韩也一样。南韩的对北政策或是对周边国家政策,都是以南韩的利益为基本考量,希望能行使对国家命运的自主决定权。每当海洋势力与大陆势力发生冲突时,韩半岛就变成战场,到了近代也是如此。韩战以后的韩半岛历史,一直随着东北亚秩序的变化而起舞。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正是基于这个理由,所以必须从更宽广的角度来解读南北韩关係。韩战结束一年后召开的一九五四年日内瓦会议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处理韩半岛统一问题的国际会议,同时也是美国、中国、苏联的东北亚区域战略折冲的空间。一九七一年美国尼克森总统突然宣布访问中国,韩战时原本敌对的美国及中国一旦握手,东北亚的区域秩序将随之动摇,韩国政府也无法沈默以待,最后朴正熙政府便提议要与北韩对话。卢泰愚政府能够推动北方政策,也是因为有柏林围墙倒塌,以及社会主义阵营急遽的意识变化等因素。

本书注目的焦点,即在于东北亚区域秩序与南北韩关係的关联性。

如果採取较广泛的分析,随时都可能有不同的解读。运动场愈宽敞,可以採用的战术就愈多,同样地南北韩关係改善的契机,也必须从东北亚区域秩序的变化里去寻找。不只是南北韩与美国的三角关係,还有南北韩与中国、南北韩与俄罗斯、韩国与美、中等各种三角关係,韩国都可以在这当中创造出运作的空间,寻找可以应用的手段。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在东北亚与韩半岛的交会中,最重要的部份是南韩、北韩与美国的关係。所谓的三角关係,是由上述三种双方关係—南韩与北韩、南韩与美国(以下简称「韩美」)、美国与北韩(以下简称「美朝」)所形成。由于美国与北韩在冷战时期未建立双方关係,使得韩美关係与南北韩关係经常产生冲突。南韩对北韩採取的强硬政策,有时与美国的战略不一致,美国曾经想换掉反对停战的李承晚政权,也曾与主张军事报复的朴正熙政权冲突。

过去曾经发生过两次,南北韩、韩美、美朝的个别双方关係互有正面影响,进而形成良性循环,分别是在二○○○年与二○○七年——也就是南北高峰会谈举行的时候。当时的美朝关係缓和,韩美两国的对北政策也具有一致性。只不过二○○○年夏天与二○○七年秋天实在太短暂,因为三方的双边关係中若有任一方中断,其他的双边关係也会受到负面影响。

二○○○年南北高峰会谈时的良好气氛,因为美国大选由小布希(George W. Bush)获胜执政而无法持续;二○○七年南北高峰会谈所创造的韩半岛和解气氛,也因为李明博政府否决了高峰会谈的结论而立即中断。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

本文摘自《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枢纽》一书。

兄弟阋墙?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南北韩关係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枢纽
    作者: 金鍊铁译者: 萧素菁出版社:时报出版 出版日期:2019/06/25博客来购书读册生活购书

    相关文章:

    南北韩该怎幺走,南韩需要主动递橄榄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