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摇滚乐─《Sumé:革命之声》

  • 作者:
  • 时间:2020-06-14

不只是摇滚乐─《Sumé:革命之声》

  Sumé的第一张专辑《Sumut》发表在1973年,这一张专辑封面来自1860年代一幅复刻木板画,其中描绘着因纽特人传奇领袖Qasapi打败「北方来的人」头目Uunngortoq。这一张高举着敌人手臂作为胜利品的画面,在当时丹麦的政治氛围中无不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而在1973年,不难想到影响世界的石油危机。慕尼黑奥运惨案挑起文明纠纷点燃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导致了石油输出国组织大幅调涨原油价格报复西方对以色列的支持,这不只重挫了全球的经济,对社会愤怒的气息也再次燃烧了摇滚乐的力量。如果说读者还记得英国当时的性手枪合唱团,在丹麦《Sumé──革命之声》就是导演Inuk Silis Høegh想要讲的,在这样的文化语境中,因纽特人发现了音乐场域中的利积高谈自己的民族文化与认同。

  如今的格陵兰仍是世界上原住民运动重要的地区,它位于冰岛与加拿大之间,领土有大部分在北极圈,一般人眼中,格陵兰不过是世界地图标示上的最大岛屿。但不到六万人居住的格陵兰,在2008年曾经举办提高自治状态的公投,当时有高达75.5%的人支持支持在政府层次包括警察部属、司法权和以格陵兰语作为唯一官方语言等议题格陵兰需要拥有更大自治权。然而在这个逐步自治的过程当中,摇滚乐不曾缺席过。《Sumé──革命之声》,试着讲述着一个乐团如何带着时代精神与格陵兰的自治之路共行。

不只是摇滚乐─《Sumé:革命之声》 

  说起「格陵兰」这个名字,就是源自于欧洲往其西北方的拓荒史,然而对于居住在地的因纽特人而言,一部殖民史也在同时展开。西元982年,冰岛北欧殖民者来此发现这座岛屿,当时他们并没有发现人迹,就在岛的极南端,冰岛人建立了三个据点,斯堪地纳维亚人并给予了格陵兰这样的名字:「绿色土地」。

  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北欧移民移入逐渐移入并在12世纪成立了天主教的主教辖区。从此之后,格陵兰被併入北欧的一部分,多次辗转在挪威与丹麦政权的辖下。如今格陵兰的主权面貌,故事要从1814年基尔条约,挪威被丹麦割让给瑞典,而丹麦重新获得了格陵兰的主权说起。并这纷纷扰扰,因纽特人完全不存在政治主体,甚至到了1931年,挪威占领了当时无人居住的格陵兰岛东部地区,宣称该地是无主地。1933年,丹麦和挪威两国将此争端提交国联下属的常设国际法院讼裁,在完全忽视在地原住民的存在,仲裁结果让丹麦获得了格陵兰岛的全部主权。而在丹麦的统辖下,1964年,丹麦政府通过了「出生地证明」法案以区别丹麦人与格陵兰人,根据法案丹麦人可以获得更高的薪资待遇与各种福利。这项歧视法案,埋下了因纽人的抗争之路。

  当然更重要的点燃起原民运动的主因不可不提到1973年丹麦丹麦决议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EEC)。这激化了近七成格陵兰居民在公投中反对,但由于丹麦决定加入,身为丹麦王国一分子的格陵兰地区亦被逼加入EEC。而加入的后果,是格陵兰的捕渔业受到外国企业的巨大冲击,亦同时引来格陵兰居民的反弹:他们要求拥有更多自治权来跟外部势力抗衡。当时一群在丹麦唸书,因纽特认同运动重要的乐团Sumé就在这样的背景崛起,採访了历任成员,包括有Malik Høegh、Per Berthelsen、Hans Fleischer、Emil Larsen、Sakio Nielsen、Karl Sivertsen、Nikolaj Steenstrup与Erik Hammeken。

不只是摇滚乐─《Sumé:革命之声》 

  在这一支纪录片中,介绍了Sumé在1973至1975年间,发行的三张专辑如何激起了当时的认同运动,扮演着觉醒者的角色。透过访谈纪录,我们看到一支摇滚乐队如何对族群不平等发声。整部影片也透过了吉他手马利克(Malik Høegh),以及弹奏电吉他的柏尔(Per Berthelsen)两人的人生巧妙的境遇,让我们看到在政治选择下人生机遇的巧妙,不过这部分可有赖于观众走进戏院好好观察了。导演Inuk Silis Høegh用影像纪载当时Sumé多幺受欢迎风靡全格陵兰,除了抗议现场、在唱机里、透过一切努力在交通不方便的状态下巡迴格陵兰全岛,就像是影片中无所不在的红色音箱,歌声传唱所有空间。

不只是摇滚乐─《Sumé:革命之声》

  这部音乐纪录片,在影像上相当多样,除了当时新闻画面,还有不少8厘米影像,观众即使身处在热带岛屿也能一窥这遥远极地岛屿的历史样态。同时透过抗议歌曲,这些录像画面让因纽特人的认同跟当时面对的社会困境立体了起来。我们常说人总是活在记忆之网里头,这些歌声给个最佳的注解。尤其反观台湾各种认同运动与歌曲之间的关係,我想我们可以理解着勇气是多幺需要这些歌声来壮胆。在本片最后提到,七〇年代以来的独立运动如今依旧没有完成,相似的处境依旧徘徊在空气之中,殖民留下的体制尚未从精神中完全挥去,但Sumé的力量仍持续传递到年轻的音乐人身上,一首又一首呼喊社会的歌曲还在传唱,因纽特人的民族认同望向着未来,格陵兰的独立之路仍在前进。

2015第一届当代叙事影展

《Sumé──革命之声》(SUMÉ - The Sound of a Revolution) 

导演:Inuk Silis Hoegh

2015柏林影展电影